提炼中国杂技的独特风格——访中国杂技家协会第八届主席边发吉_光明网

提炼中国杂技的独特风格——访中国杂技家协会第八届主席边发吉_光明网
光明日报记者 朱蒂尼  12月15日,中国杂技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落幕。边发吉连任新一届主席。记者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。边发吉?资料图片  对于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奋战了10年的边发吉来说,此次连任,既是大家对他之前工作的认可,也是杂技界给他的一份更重的责任。“我还来不及对声声祝贺表示感谢,就再一次感受到肩上担子那沉甸甸的分量。”边发吉说,这个担子不仅是杂技界的嘱托,也是人民对杂技艺术发展的期望。  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杂技这一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,在继承丰厚传统的基础上创造创新,合理转型,将时代的新气息和艺术的新风采呈现得淋漓尽致,积累了宝贵的艺术经验。回顾这些年来杂技艺术的发展,边发吉谈道:“中国杂技人从未停下创新求变的脚步,从过去单一炫技的表演模式,逐渐演变为以杂技艺术为核、集其他姊妹艺术为一体的新型综合艺术模式,中国杂技在创新上获得了长足的进步。舞台上相继出现《肩上芭蕾》《俏花旦——抖空竹》《战上海》等技艺俱佳的经典节目,显著提高了杂技的艺术地位与关注度。”同时他也坦言,新时代背景下的杂技艺术,应该有意识地在创作题材、编创手法等方面进行革新,尤其是要创造性传承中国杂技的传统优势,将杂技的难与美、技与艺有机融合,从中提炼出自己的独特风格。  这些年来,杂技的发展有目共睹,但与一些杂技强国相比,中国杂技在科技助力技艺、想象与真实无缝对接等方面,尚有不小的差距,许多设备、装置、道具等仍停留在相对传统的阶段。对此,边发吉说:“从国际演艺发展大趋势来看,中国杂技演艺产业的发展,有赖于国内舞台技术整体出现根本性变化。倘若有关高校、科研院所或企业能够建立舞台演艺设备设施方面的研发机构,与委托单位按市场规律合作,产品受知识产权保护,假以时日,一定会推动中国杂技舞台技术的飞跃。”  按照目前全国杂技团体的组织结构,院团既是艺术生产主体,也是市场经营主体,小而全,却造成了自我闭环,各院团演出的节目大同小异。这种同质化的发展模式,已难以适应演艺市场的需求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这一问题也早已被边发吉列入了他的“改革清单”。他介绍道:“行业改革势在必行,理想的发展方向是‘全国一盘棋’,建立起中国杂技演艺产业链。各院团和各机构在产业链中找准自身定位,在创意、制作、人才培养、节目编排、舞台研发、资本运作、市场培育等方面,发挥自身优势,加强合作,取长补短。通过这种区块化分割和产业细化,打破原有机制的束缚,合力推动中国杂技艺术向更高层次进发。”  “我身为中国杂技人,一直是带着一种对杂技敬畏、崇拜的心理在做工作。只要杂技事业还需要我,我就会一直以饱满的热情干下去!”边发吉掷地有声地说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12月16日?09版)